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穿越之还珠风流

作者:admin人气:1416来源:

  一觉醒来,孙风竟然穿越到了还珠格格的世界中,成了福家二少爷,福尔泰。(未免造成阅读混乱,以后主角的名字都用福尔泰)这是他来到还珠的世界里的第五天,一个丫头跑来跟他说,“二少爷,令妃娘娘叫您即刻入宫。”
  令妃娘娘是福尔泰母亲的妹妹,也是福尔泰的姨娘,一个很漂亮的成熟女人。
  尔泰说知道了,就挥手让丫鬟下去了。之后他就赶忙的梳洗,对于令妃娘娘的召见,他是绝对不敢怠慢,曾几何时,令妃娘娘这样风韵犹存的熟女,恰是尔泰心中的最爱。
  尔泰洗脸刷牙梳头快速的完成,而后施展轻功,很快就来到了皇宫城门。
  跟熟悉的守卫们打了招呼,亮出腰牌就直接进入了皇宫内院,来到令妃娘娘的香闺,尔泰的心砰砰的直跳,就是在敲下这些字的时候,他的手也是在微微的颤抖着。
  尔泰推门进了令妃娘娘居住的正殿,里面陈设华丽,不过此时房间里一人没有,他有些奇怪,明明是令妃娘娘叫他过来的,她怎么会不在这里呢?
  尔泰正在狐疑着,突然西南角一侧的内室中传来一位丫头的声音,说,“娘娘,水凉了吧,奴婢再给您添水去。”
  “恩。”
  紧接着一个好听的成熟的女声答应了,这个声音福尔泰很熟悉,正是他的姨娘,令妃娘娘的声音。
  尔泰的个心儿啊,蹦蹦的直打鼓,丫儿的令妃娘娘正在洗澡,这真是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啊。尔泰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了,要不老天爷咋这样待见他。
  忽然,尔泰听到内室的房门轻轻的响了一声,他知道那个要添水的丫头出来了,他一个箭步闪身避开,躲到了令妃娘娘的香床上。
  尔泰放下床帘,钻进了令妃娘娘盖得被子里,感受到了一种属于他姨娘的独特的气息,满鼻子都是香风涌动,他的身子不自主的就发生了变化 。
  忽然,尔泰的眼睛看到了床榻一角的一叠衣服,是电视剧中的那种服饰,请恕作者文笔极差不会形容,但尔泰却会欣赏,尤其这叠衣服是他姨娘刚刚脱下来的,上面还存留着他姨娘的体热和香气。
  尔泰翻找着,终于那件令他魂牵梦绕的紫色小肚兜被他握在了手中,肚兜上绣着一朵大玫瑰,正是肚兜的中央部位。
  尔泰将肚兜放在鼻下,贪婪的闻着,闻到了上面的一层淡淡的香奶味,令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的气息。他在脑海中不由的幻想起姨娘的乳房来,想着那两颗白皙滑嫩的乳球,想着那条令人如痴如醉的幽深乳沟。
  渐渐的,他又看到了那条紫色的裤衩,是短小精致版的,上面带有花纹的,那花纹刚好盖住令妃娘娘最隐秘的地方,尔泰拿在手中,轻轻的抚摸着,裤衩十分丝滑,他禁不住将鼻子凑上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异味。
  他的大脑一时有些空白,感觉到下面异常的坚硬,好像要脱裤而出,他忍不住了, 把紫色裤衩套在下面的龙头上,情不自禁的套弄起来。
  这个时候,那个端水的丫头又进了内室,尔泰仍将令妃的紫色裤衩缠绕在自己的龙头上,而后提上裤子,手里攥着姨娘的小肚兜,悄悄的走向了那扇虚掩着的房门。
  听着里面传来的哗哗的水渍声,尔泰的心跳的更剧烈了。
  第002章 自我安慰
  在轻轻的推开了内室房门之后,尔泰就看到了一个幔帐,穿过透明的幔帐,他能隐约模糊的瞥见在池中的令妃娘娘正双手托着水珠,然后一点点的举起,再顺着光滑的身子流淌下来,隔着幔帐,他看的不是很清楚,这时一阵风飘过,幔帐飘了起来,他看到了正在木桶中洗浴的姨娘,真的是宛如一朵梅花般圣洁。
  她的双腿是那样的细腻,在水中轻轻的抬起,还沾着几颗水珠,尤其是那双腿深处幽深色的莲蓬,在水中漂浮着,看的尔泰欲火中烧,只想把皇帝最宠爱的这个大玉人压在身下,好好的奉养一通。
  这时,令妃对着那个伺候她的宫女摆摆手,说,“你先出去吧,关好门,如果尔泰来了,叫他在门外候着。”
  那宫女应了声是,就闪身走了出去。尔泰照例躲藏了起来,待得宫女关上了正殿的大门,他又偷偷的溜回到了内室门口,顺着缝隙看进去。
  此时的令妃自然不知道尔泰站在她的身后偷瞧,过了一会,居然背对着尔泰,坐在了木桶边沿上,双手扣住了自己的两只丰满白皙的乳房,轻轻的握住,揉动着,呼吸微微喘息着。
  摩挲了一会,那两颗鲜艳欲滴的乳头,就在她的手手心中慢慢的鼓胀、坚硬了起来,令妃感到舒爽越发的浓烈,她一只手在乳房、乳头上抚摸着,另一只手就顺着她光洁平滑的身子,滑到了身子的下面,越过幽深的莲蓬,她的那只手,就在那个深红色、涨卜卜的花唇外沿抚触着,她的喘息声也是大了起来。


  因为令妃是背对着尔泰的,尔泰只是看到了令妃的两只胳膊在微微的颤动着,身子也是战栗着,但具体她是在做什么,尔泰看的不清楚,不过却能通过他的经验,知道令妃此动作代表的意思。
  这段时间朝中大事繁忙,皇帝忙的焦头烂额,难免一时疏忽了对令妃的宠幸,这对于令妃来说,肯定是非常痛苦的事,至少她已经尝到了被欲望刺激的快。感,一旦太长时间没有被充实塞满的时候,女人都会觉得空虚寂寞。尤其是令妃这样的如狼似虎年纪的女人,最是寂寞难耐,因此自我安慰这种行为,在后宫中还真是算不得什么孟浪的事情。
  尔泰看的有些冲动了,尤其是对方是尔泰一直幻想的令妃娘娘,又是他现在的姨娘,他心中涌出了一股股异样、异常狂暴的电流,让他忍不住将姨娘的肚兜咬在口中,闭着眼睛疯狂的舔舐着,狂暴的龙头用带着令妃体味的裤衩裹住,一边看着,一边幻想着自己将令妃压在身下美美的奉养,一边狂暴的撸动着自己的龙头。
  在现代的时候,听说过裸。聊,而此时令妃和尔泰用着裸。聊方式,却是如此真实的在一个空间里动作着,这样尔泰的身体中如火烧房子,冲动到不能自持,他不由的加快了动作。
  “啊啊啊啊——我要——我想要——啊——好爽——啊——要飞了——唔——”
  令妃迷醉的呓语,她身子紧紧的靠在木桶壁上,身子随着动作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蜷缩着,随着她的晃动,池中的水波,荡漾着摇晃了出来。
  看着他一直幻想的姨娘竟然在自己面前自慰,不复昔日的淑女形象,那渴求的生生呼喊就好似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一般,尔泰真想冲过去,一把抱住令妃,然后进入她的身体,告诉她自己比她爱的皇帝强,自己能给她皇帝给不了她的幸福。
  可惜他不敢,他只能站在令妃的背后,偷偷地看着令妃自慰,一会,令妃的喘息浓烈了起来,身子剧烈的起伏着,她双眸迷离,脸色桃红,胸前的两颗饱满、白皙的乳房,已经在她的手心中被挤压的变了形。
  “啊啊啊……我要……给我……好想要……”
  令妃不停地呓语着,脑海中幻想着一根粗壮的肉棒狠狠的插进她的小蜜穴中,让她欲仙欲死,身子抖动的越来越狂暴,她忘情的呼喊,此时已是练成了一条细线,在她的喉咙中,抑制不住的喷薄而出。
  令妃突然的到来瞬间点燃了尔泰的激情,他发了疯似的握着令妃的肚兜放在脸上,疯狂的亲吻着,撕咬着,同时握着身下龙头的手也是加快了速度,在一阵阵酸麻痒涨一同袭来,身体中如上万只虫子再爬之际,尔泰的大脑一片空白。
  “啊,令妃,啊,姨娘,我要你,我要干死你,我要——”
  尔泰在心中疯狂的呼喊,终于,与令妃一道,在令妃歇斯底里的呼喊声中,尔泰将浓浓的白液,喷在了令妃的裤衩上。
  “啊啊啊——啊啊——啊!”
  令妃和尔泰一同呼喊了出来,声音沉闷。
  过后,令妃瘫软的坐在木桶中,两只莲藕般的玉臂都搭在木桶边沿,她瘫软的坐在清水中,急促的呼吸着。忽的,她叹了口气,很哀怨的样子。尔泰知道这种自我安慰,无法满足她的渴求,如果可能的话,尔泰愿意代替皇上,让他心爱的姨娘,得到最彻底的宣泄。
  一会儿,令妃从水中站了起来,她转过身,正面对着尔泰,尔泰猛的闪开身子,只留着一双眼在定定的看着,令妃那光滑白嫩的胴体,就全部展现在了尔泰的眼中。
  只见令妃通体雪白无瑕,像是一块美玉一般,胸前那两颗坚挺而不肥硕的乳房,挺立的面向尔泰,那上面的两颗桃红色的小豆粒,娇艳欲滴,如同婴儿般的粉嫩。
  慢慢的尔泰又将目光滑到了令妃杨柳般的腰肢之下,看到了那丛茂密的花草,它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动人。尤其是隐藏在芳草丛中的鲍蕾,因为动情过的原因,泛着鲜红之色,随着令妃细细的娇喘,那鲍蕾微微的开合,似乎是会说话一般。
  尔泰终于看到了梦境中的画面,他有种想要喷鼻血的冲动,令妃的那两处重要的部分,此时是那么的清晰,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动人,还要好看。
  令妃伸出莲藕般的玉臂,从衣架上拿了一件轻纱披在身上,而后从木桶中走出来,晶莹剔透的玉足踩到了松软的地毯上,正缓缓向尔泰这边走来,尔泰知道自己该闪开了。
  一刻钟后,尔泰若无其事的重新进了姨娘寝宫,甫一进入,便见地上丫鬟、奴才的跪了一地。


  第003章 护卫娘娘
  尔泰不由得有些奇怪,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这才一会,丫鬟、奴才们就都跪倒在地了。
  尔泰看着令妃,她正面色红润的坐在椅子上,瞧她脸上的不爽之色,应该是在生气。
  “臣福尔泰给令妃娘娘请安。”
  尔泰慌忙走上前,单膝跪地,给自己的姨娘请安,说真的,尔泰多少有些不爽,他是现代人,哪受到了天天跪拜这种事,真想整出个‘跪的容易’耍耍。
  而提起‘跪的容易’,尔泰又不由得想起了精灵古怪又漂亮的小燕子,今年她还只有十六岁, 此时应该正在街面上卖艺,真该找个机会去会会她。
  见尔泰叩首,令妃脸上的怒气有所缓和,挤出一丝笑容,温柔的说,“尔泰起来吧,都是自家人,不用太客气的。”
  尔泰就说,“谢谢姨娘。”
  然后站起身,盯着衣着齐整的令妃,看着她漂亮的模样和性。感的身材,他不由得想起了刚刚的场景,眼睛有些不受控制的向着令妃的胸前看去。
  不知令妃是不是发觉了尔泰的举动,只见她神情很复杂的看了尔泰一眼,尔泰慌忙移开目光,说,“不知娘娘召唤我来,有何吩咐?”
  令妃就对着跪倒在地的丫鬟、奴才们挥挥手,这些人感激向尔泰投去感激的目光,之后就弓着腰,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
  这些下人们离开,令妃指了指一侧的椅子,说,“尔泰坐吧。”
  尔泰也没客气,说了声谢谢娘娘,就在令妃的一侧下首位置坐了下来。令妃说,“尔泰,最近皇宫里不太平,我这里缺人手,你到我这里来护卫一段时间吧。”
  尔泰闻言大喜,太好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接近令妃,此时令妃却让尔泰做她的护卫,这不正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嘛。尔泰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头,恭敬地说,“尔泰领命。”
  其实令妃口中的皇宫不太平,无非就是妃子间的互相倾轧罢了,有时候也会动用武力的,这些娘冤死的妃子们,当真是不在少数,尔泰自然不会让姨娘受到伤害的。
  令妃说,“尔泰啊,你跟你哥哥尔康都是姨娘最信任的人,有你护卫着,我很放心。”
  尔泰就说多谢娘娘信任之类的,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您的信任啥的,不过他貌似最喜欢‘好好干’这句承诺。
  尔泰问,“姨娘,刚刚出什么事了吗,怎么这些奴才们都跪了一地。”
  见他动问,一向温婉如水的姨娘也是禁不住的恼怒了起来,气鼓鼓的说,“还能是什么,这些没用的下人,连个家都看不住,丢了两件东西。”
  “丢了东西?”
  尔泰挑起眉头,说,“丢了什么东西?”
  听尔泰这样一问,令妃的脸顿时浮起了一抹红霞,很醉人、很美丽的样子,她语焉不详的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过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尔泰顿时明白了,令妃丢的正是在他手中的小肚兜和裤衩。
  不过尔泰装作不知道,紧着保证说,“娘娘请放心,今后有我在,这样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再发生。”
  令妃就笑着说,“恩,尔泰你做事,我一向是很放心的,其实在你跟你哥哥之间,我最疼的还是你,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尔泰连忙说,“记得,我记得娘娘最疼爱我了。”
  心里却再说,“我记得个逑,那时候咱还没来呢,不过我倒是你希望你现在疼爱我,再向之前那样抱着我。”
  第004章 采花贼
  从令妃娘娘那里跪安出来,尔泰就直接回了福家,他找来一盆清水,屏退了左右下人,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屋里,清洗着姨娘裤衩上的水渍。
  下午的时光就在尔泰对姨娘的幻想中悄然而逝,晚上吃了饭,跟母亲聊了会天,就回到了房间中。许是尔泰年龄正当青春,又常年习武,身体异常的容易冲动,今天弄着令妃的小肚兜、裤衩泄了两次,到了晚上,又他娘的有了感觉。
  尔泰很燥热,就找小安子给他弄了桶凉水,尔泰美美的冲了个凉水澡,不过令他郁闷的是,凉水的侵袭,竟然还没将他心中的燥热压制。
  凌晨,尔泰实在是有些憋闷不住了,只想偷偷跑出府邸,去青楼找个妹妹去去火。他没敢走正门,就想去后院翻墙出去,不过在穿过后院的时候,忽然看到两个身影从福家宅院墙壁外翻了进来。
  那两个身影轻飘飘的落地了,尔泰顿时警觉起来,因为他常年习武,能从两人翻墙的动作看出这两人身手不弱,他偷偷的隐藏在一棵粗重的大树后面,悄悄的观察着两人的动作。


  只见那两人摸手摸脚的向前走去,老道的躲避着福家巡夜的家丁,在福家,就跟逛自家花园没什么分别,看样子绝不是第一次来了,尔泰更是打叠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悄悄的跟在两人身后。
  绕过了巡夜的守卫,那两人又翻过了一个内院墙壁,随即一掌劈昏了一个家丁,那两人向着一处亮灯的屋子行去。
  尔泰抽了一口凉气,那不是他爹地福伦的四姨太纳兰珠的住所吗?妈的,敢打老子四姨娘的主意,一会就弄死你们。
  来到门前,那两个人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年岁小点的对着年岁大点的说,“哎,你确定没有问题吗?我可是听说,福家的两个小子都是御前侍卫,身手很是了得,要是他们在,我们岂不是连命都没了。”
  “我呸,亏你还是堂堂的采花蜂,胆子怎么这么小,他是御前侍卫怎么了,老子的武功也不弱,还怕了他不成?”
  那个年岁长的不屑的数落道。
  “倒不是怕他,只是小心使得万年船,一步行差踏错,我们还有命采花吗?”
  那个年岁小的强自辩解道。
  “哼,你不敢就算了,我进去,你在外面替我把风。”
  年岁长的冷哼道,随即作势就要进入纳兰珠的卧房。
  “别的,咱可是说好的,同进退的,我跟你一起进去。”
  见年岁长的让自己把风,年岁短的可就不干了,忙即跟上,那年岁长的回过头,小声的说,“这就对了,那个纳兰珠可是号称满洲第一美女啊,真是便宜福伦那个老太监了,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随后两人猛地一脚踢开了纳兰珠的房门,一阵风飘过,屋内的烛火摇曳,忽明忽暗的,几个正在伺候着纳兰珠安寝的丫鬟看到有两个黑衣人冲进来,本能的涨红了脸,‘啊’的一声就想大叫,不料那年岁长的黑衣人猛地一挥袖子,随后‘嘶’一声传过,一道奇特的香味迅即传出,而后,那些丫鬟们就一个个‘扑通扑通’的摔倒在地。
  “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纳兰珠脸色煞白,恐惧的看着突然闯入的两个黑衣人,此时的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轻纱,美好的身子半隐半现着,看到两人银笑着向她走来,她一把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挡住了春光。
  不过,因为事发的匆忙,她仅是遮住了大半的风情,一只精美的玉足和一小段光洁白晰的小腿裸露在外面,瑟瑟发抖着。
  “妈的,真不愧是满洲第一美女啊,生的就是端正啊,连脚丫子都是这么美,跟了福伦那个死太监,真是亏大发了。”
  那个年长的黑衣人,邪邪的笑着。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脚丫子,美人别急,哥哥们一会就来陪你,嘿嘿嘿。”
  那个年岁小的,此时也是将尔泰、尔康甩到了爪哇国,他的下。身鼓涨涨的,似乎是快要涨爆了,将裤子顶起一个巨大的帐篷。
  他二人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将这个满洲第一美人,压在身下美美的伺候一通。
  纳兰珠没有想到守备森严的福家会突然闯入两个不知名的黑衣人,还一脸淫。邪的看着自己,她忘记了大喊救命,只是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着,直到两个黑衣人扑上来,她才像是想起了大喊救命,“来——”
  可惜张开秀美的红唇,刚刚喊出了一个字,就被先头那个扑上来的黑衣人捂住了嘴,满洲女子性格都比较刚烈,尽管纳兰珠被两名黑衣人吓得魂不附体,但在危急关头,却是用力的抬起脚,胡乱的凌空乱蹬着,去踢那黑衣人的脑袋和胸膛。
  不过她那点力气,那是黑衣人的对手,黑衣人另一只手,就扼住了她的脚踝,纳兰珠挣扎不得,突然张开口,对着黑衣人捂住自己的大手用力的咬了下去。
  “啊!”
  那黑人吃痛的大叫,手被咬出了血,疼的他直冒冷汗,气愤的他刚想甩纳兰珠一个巴掌,不过一想到一会要拿下她,打得脸花了须不好看,便没有动手,反而是捏住纳兰珠的喉咙,在她口中丢进去一粒深褐色的药丸。
  “咕咚!”
  纳兰珠被那人捏着喉咙,一顺气将那颗药丸送进了纳兰珠体内。随即那人回过头,淫。笑着对着年岁小的说,“行了,快过来享用这小蹄子吧,她吃了我的独尊合欢散,不消一刻钟,贞女也会变成荡妇,哈哈哈。”
  那人得意的大笑着,而下一刻,他的笑容却是僵在了脸上,只见他那个同伴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睛茫然的盯视着前方,瞳孔涣散,嘴角流淌出一缕浓浓的鲜血,心脏处插着一把短剑,剑头泛着寒光。


  第005章 浑身热烫
  “啊?”
  年长的黑衣人看着自己的同伴的心脏位置突兀的岑出一个锋利的剑头,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他伸手摸向怀中,小心的戒备着。
  “他死了,接下来该是你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死去的同伴身后传来,如同数九寒冬的冰块一般寒冷。
  “你是谁?”
  那黑衣人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己身后杀死身手不次于自己的同伴,那人的实力一定不弱。
  “福尔泰。”
  尔泰的声音愈发的冰冷。
  “尔泰,救我。”
  听到尔泰的声音,纳兰珠泪眼婆娑的说道,尔泰就看向她,只见她脸色涨红,身子在微微的颤抖着,嘴巴红的发紫,也是抑制不住的抖动着。
  看到四姨娘凄厉的面容,那挂满泪痕的双颊,恐惧的神情和颤抖的身体,尔泰用力地攥紧了手中的短剑,手背上的青筋暴起,手指的每个指节都是被他捏的噼啪直响。
  “你该死,你不该惹我四姨娘!”
  尔泰目光如电般射向那黑衣人。
  “该不该惹,那也要问问我手中的兵器再说。”
  那黑衣人尽自忌惮尔泰,却也知道此事若想在尔泰手中逃脱,只有先下手为强,趁尔泰不备,现行动手,或许尔泰一个无防,还能讨得一些便宜。
  说时迟那时快,那黑衣人猛地双臂一晃,兀得变出一把蝴蝶双刀,他双臂挥舞着双刀,身形如猎豹般凶猛的射向尔泰。
  “嗤!”
  尔泰的嘴角划出一抹轻蔑的嗤笑,随即挥舞短剑点、挑、刺、扫,紧紧用了四招,就将那黑衣人的攻势化解,而后飞起一脚,踢中那黑衣人的胸膛,一脚将他踢飞。
  随后尔泰一个跨步上前,抬起用脚用力的踩踏住那人的脖颈,脚尖用力的一扭,只听几声‘咔咔’的脆响声,那人的脖颈处几个骨头被尔泰踩断了。
  那人刚刚抬起的身子,又无力的躺下了,‘当啷’一声,手中的蝴蝶双刀也是掉落在地,那人被尔泰踩着喉咙,脸色发紫,气力不足的发出‘嘶嘶’的虚弱声和痛苦的哀鸣。
  尔泰踢飞了地面上的双刀,冷冷的看着那人说,“你不该来招惹我的四姨娘,不过我敬重你是条汉子,刚刚你就在我四姨娘的身旁,却没有挟持他来威胁我,这证明你还算是个男人,不过你惹了我四姨娘,你就必须得死,你自杀吧。”
  说着,尔泰就将短剑递给了那人,那人双眼泛白,恐惧的看着尔泰,一副垂死挣扎的凄惨模样,他扬起手,有气无力的,慢慢的摸向剑柄。
  忽然,就在那黑衣人摸到剑柄的一霎那,他脸上的痛楚和哀求皆被阴狠所取代,他猛地握住了尔泰递给他的剑柄,眼神凶狠的盯视着尔泰,反手挥剑,用力的向尔泰刺去。
  ‘啊!"’扑!‘猛然,房间里传出了利刃穿透心脏的声音,一道血注喷薄而起,一把匕首直直的插入了那人的心脏,那人瞪大了双眸,到死都不知道这个戏法是如何变得。
  明明尔泰轻信了自己,将刀递给自己,让自己自杀,自大的他应该绝不会想到自己会突然反戈一击的。
  这……太颠覆了吧。
  ’呃——‘那人吐出一口浓血,一歪头死了过去,永远的将这一个迷,带到了九泉之下。
  其实尔泰也不知道他会突然反过来攻击自己,只当他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不过尔泰是现代穿越过来的人,在他那个时代,每一个角落都是充斥着尔虞我诈,虽不曾有害人之心,但是尔泰的防人自保之心却是很重。
  因此在那人接过剑柄的一霎那,尔泰从剑柄末端,抽出了剑身中隐藏的匕首,在那人反手一挥剑的前一秒钟,他手中的匕首,已经是刺了出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不知怎么的,尔泰就念出了这一首诗。
  杀死了那两个黑衣人,尔泰从怀中摸出了一包化尸粉,撒了几许在两人的伤口上,随着’兹兹呲呲‘的声音和浓雾的升腾而起,那两人的身体,顷刻间化为无形。
  床榻上瑟瑟发抖的纳兰珠瞪大了双眸,惊诧的看着尔泰,她嬗口大张,仿佛能吞进去一个鸡蛋。
  “好了四姨娘,现在没事了。”
  尔泰看着两个尸体消失,满意的拍拍手,随即走到纳兰珠的身旁,关切的问道,“四姨娘,你没事吧?”
  “没……我没事……多谢二公子出手相救。”
  不知为何,纳兰珠原本白晰的面容此时越是通红一片,她浑身不受控制的哆嗦着,说话断断续续的,看着尔泰的目光中,却是突然多了一分火。热。


  “四姨娘,你当真没事吗?”
  尔泰感觉纳兰珠有些不对劲,不过至于哪里不对劲他还说不好,他突然大着胆子,伸手摸向纳兰珠的额头,只见四姨娘的额头烫热的要命,要是发了高烧一般。
  “呀,四姨娘,你发烧了?你的房间里有没有药,得赶紧吃点药。”
  尔泰站起身,作势就要去找药。
  纳兰珠却是突然握住了他的手,握的很紧,纳兰珠的手很细嫩,很柔软,此时又很火。热。感受到手心中的小嫩手,尔泰的心砰砰乱跳的躁动不安。
  “别……别走……陪……陪我好吗?”
  纳兰珠愈发握紧了尔泰的手,手中心涔出细密的汗水,她羞涩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尔泰的脸,尔泰可是她名义上的儿子啊,自己竟然说出了这种话,这让往昔刚烈贞节的纳兰珠情何以堪。
  不过此时身体中的躁动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呼啸着,翻腾着席卷着她的身体,让她产生了一种被大浪掀翻又重重的摔落沙滩的刺激感,不明白为什么,她自己的下腹,没由来的一阵燥热,她此时特别的渴望,能有一根冰凉的物体,能够进入她的身体,帮她解暑。
  第006-007章 消夜
  不知谁说过,永夜难消。
  尔泰不明白这四个字的含义,但是他却有预感,今夜,将不会是平凡的一夜。
  “四姨娘,不吃点药,你真的没事吗?”
  刚刚尔泰一直在门口观望,寻找一招制敌的机会,而那个黑衣人又背对着自己,尔泰没有看到他给纳兰珠吃了一颗独尊合欢散。他见四姨娘发烧的厉害,却不肯吃药,不由的关心的问道。
  “不用吃药,我没事,只是我浑身发烫,我……”
  纳兰珠说不下了,她本就是一个保守的女人,此时在自己名义上的儿子面前,有些话她如何说的出口。
  “要不我给你倒点凉水,你冲个凉,这样能去去暑气,行吗?”
  尔泰反手握住四姨娘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额头,像是哄孩子的语气跟四姨娘商量道。
  “不是,我不是那种热,我是……”
  纳兰珠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她拼命的咬住嘴唇,却是始终抑制不住嘴唇的剧烈颤动,渐渐的,她的脸色开始发白了,嘴唇也是发白了,她抖动的就愈发的强烈了。
  “四姨娘,你要不要紧?”
  尔泰也是着急了起来,他紧紧的握住纳兰珠的手,在上面摩挲着,安慰着,缓解着她的痛苦。渐渐的,尽管尔泰没有看到那黑衣人喂纳兰珠吃了独尊合欢散,此时见了纳兰珠的反应,也多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尔泰,抱着我,抱紧我,我要……”
  纳兰珠突然放开了紧咬着的嘴唇,浑身燥热难安,此时的她脸上出现了有些风骚的表情,不复往昔大家闺秀的腼腆风范。
  “抱……抱……抱着你?”
  不明白为何,尔泰突然有些泛起了结巴,他一向对女人很厚脸皮的,今天怎么这么无用,难道是平日纳兰珠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良好的印象,自己对她很是敬畏,没有非分之意?
  “抱着我,尔泰,求你抱着我,我好想要啊。”
  纳兰珠脸色通红,她几乎是哀求的求尔泰抱着她。
  看着纳兰珠美丽的容颜,闻着她身上芳香,尔泰心动了,他几乎是情不自禁的伸出了双臂,将纳兰珠抱在了怀中。
  “嗯……”
  刚刚被尔泰抱住,纳兰珠的身子就猛地抖了一个战栗,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将烫热的美好身子紧紧的贴在尔泰的身上,那饱满的高耸,紧紧的压着尔泰的胸膛,都是挤压的变了形。
  尔泰禁不住的愈发搂紧了纳兰珠,他看到纳兰珠白晰透红的脖颈上涔出了细密的香汗,一颗颗水珠如冰晶般炫目,悬挂在香气宜人的脖颈上,摇曳着,随着纳兰珠急促的呼吸,而旋转着坠落了下来,滴在了尔泰的手背上,很温柔湿热。
  “尔泰……”
  纳兰珠闻着尔泰身上传来的男子汉气息,感受着他强有力的温暖怀抱,迷醉和药力迷惑的纳兰珠情不自禁的将头后仰,扬起雪白的脖颈,展现在尔泰的面前,舒爽的长吟。
  那声音,是尔泰听到过最美妙动人的天籁。他今生难忘,这个扣人心弦的一刻。
  他不自主的,伸出了手,颤抖的将指尖凑上了那粉嫩嫩的脖颈,感受到指尖处传来的温软,他猛地又缩回了手指,随后又伸过去,这次直接是用手掌在上面抚摸着。
  纳兰珠的脖颈,很丝滑柔腻,令尔泰很陶醉,在他灼热的抚摸下,纳兰珠的喘息也是愈发的粗重了起来。


  “啊,珠儿,我跟我阿玛,谁更厉害?”
  “你厉害……你比你阿玛厉害……啊啊啊……我快要被你弄死了……”
  “那你更喜欢谁?”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好人……别说了……快给我吧……我快要受不了了……我要……尔泰……我要你……”
  “说你爱我。”
  “我爱你……”
  “说要我干你。”
  “啊……我要……要你干我……用力干我……干死我……干穿我的骚穴……啊……我不行了……好哥……用力……你要干死我了……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纳兰珠双腿紧紧的夹住尔泰的脑袋,脚尖绷直,脚趾头用力的蹦向脚心,在一阵舒爽到极致的呼喊声中,纳兰珠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浑身剧烈的战栗着,尔泰口中不时的传出沉闷的呼吸,猛地,他用尽全力的在纳兰珠的花园中奋力一刺,同时将精华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了纳兰珠。
  “啊……好爽……我要死了……”
  纳兰珠用力的抬起臀部,将尔泰温热的精华一丝不漏的接纳了进来。
  “唔,好舒服。”
  尔泰舒爽的喘口气,疲惫的趴在纳兰珠光洁丰满的身子上,沉重的呼吸着。